邯郸磁县新闻>>魅力磁县

“人间天湖”——岳城水库(组图)

2017-11-28 09:52:34 来源:磁力磁县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人间天湖”——岳城水库(组图)

岳城水库在磁县城西南二十公里处,相传该地曾作为大名鼎鼎的岳飞抗金驻军之所。站在雄伟的大坝上向西眺望水面:浩瀚如八百里洞庭,晴日里波澜不惊,水质清澈蓝的纯粹,纤尘不染。国内某位名导演来邯郸采风,面对一望无际的岳城水库感慨地说:“邯郸竟有这样令人想不到的好地啊!”的确,不到岳城水库,不亲眼目睹绵延六公里长的拦河大坝,不亲眼目睹需要用铁轨来运行的重达几十吨的巨型闸门,就难以想象磁县有这样一处雄伟壮观、令人震撼的景致。

十年磨一剑

岳城水库建在水量充沛的漳河之上。漳河曾经迁徙无常,散漫不可制约如猛兽一般。解放前,漳河两岸传唱着“漳河宽,漳河长,滔滔洪水似虎狼,年年淹没万顷地,妻离子散弃家乡”的歌谣,是对洪水肆虐的生动写照。自明初至今,漳河大的改道不下五十余次,平均十年就发生一次,对中下游的人民生命财产形成极大危害。解放后,八年中有六年发生了水灾,1956年最为严重,下游农田的受灾面积达一千万亩,受灾人口达一千万人之多!

根治水患,刻不容缓。建国初,邯郸人时时憧憬谋划着,能在漳河上建造一座降伏洪魔的水库。1957年,当时水电部就有规划在上游山西段及中游河北境内修建石梯、岳城两座水库,以彻底解决漳河洪水的问题。由于下游水患更为紧急,1958年春,经周恩来总理批示,水电部决定暂缓修建山西石梯水库,立即修建岳城水库。

行洪过后岳城水库以下漳河河道

岳城水库设计作用是防洪、灌溉、城市供水并结合发电,那时候土地征用、库区移民涉及磁县岳城公社、黄沙公社、都党公社的19个村近三万人。接到搬迁任务后,各公社几乎同时召开了搬迁动员大会,村民们不计得失没有怨言,很快完成了搬迁任务。下潘旺村民赵有贵介绍,当时,包括安置费、青苗补偿费等,平均每个人才给了120元。

千军万马战犹酣

1958年7月,邯郸专署成立了岳城水库工程局;8月,开始修筑92公里长的公路;9月上旬,9万民工进驻施工现场,截流战役正式打响;10月主体工程开工兴建。1959年10月1日至1960年汛前,从岗南水库、治淮前线以及河北省调进干部职工约2万人,工程进场民工总数达到24万余人。

“当时那个场面实在壮观!”亲眼目睹工程建设的磁县岳城镇下潘旺村村民赵有贵说。“工地上简直是人山人海!“ 那时没有现在的大型机械设备,全部是手推车、排子车,可人们干劲儿很大。最显眼的是姑娘队。”70多岁的袁好荣老人介绍说。“姑娘队一点也不愿落后,嘶喊着号子和男人们争高低。”

老人回忆:太行人民无冬闲,地动三尺照样干!当年的冬天十分寒冷,朔风呼啸,滴水成冰。不仅天气异常寒冷,而且乡亲们的物质生活也不富裕,许多社员都吃不饱,甚至有人饿着肚子出工。工地上男女老少一起上阵,就像淮海战场似的:千百面红旗迎风招展,只要一看旗帜你就知道那块工地是那支队伍的地盘;高音喇叭里播放着嘹亮的革命歌曲,声音高亢,催人奋进。乡亲们有的刨土,有的铲土,有的打夯,往坝上运土的有人力车、畜力车、还有肩挑人抬,人虽多,但各有分工,忙而不乱,秩序井然,到处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火热气氛。

往大坝运土的主力军是独轮车和排子车。每辆独轮车载的土都有几百斤重,推这些独轮车的都是棒小伙子。岳城镇有个壮小伙叫李强,三十多岁,他推一车土一路飞跑,像玩儿似的。别人推五趟,他能推十趟,在寒冷的天气里,他仍热的汗流浃背,头上像个蒸笼,但他顾不上擦把汗,干脆脱掉上衣,光着脊梁推车飞跑。李强的苦干实干精神上了工地大喇叭,受到了嗓音甜美的女播音员表扬与鼓励。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工地上,挥镐刨土的、推车的、打夯的许多男社员也纷纷脱掉上衣,光起脊梁来。

刚刚浇筑完的混凝土必须采取保温措施,可那时候没有防冻剂,只能在外围想办法保温,老百姓就捐被子,一家一户有捐4床的,有捐两床的,六公里长的大坝,被老百姓的被子温暖整个冬天……

在滴水成冰的冬天,那种场面真是令人震撼……

周总理说:“你们建造的是亚洲第一大土坝”

水库工程由大坝、溢洪道、泄洪洞、电站及渠首工程等部分组成,防洪设计标准为千年一遇,最大库容13亿立方米。 资料记载,到1961年汛前,水库第一期工程完成,填筑土方2000万立方米,实现了一年拦洪的任务。1970年全部建成后,控制流域面积18100平方公里,占漳河流域面积的99.4%。大坝为均质土坝,全长6296.7米,坝顶高程为159.5米。号称亚洲第一土坝。

水库保护着下游河北省清凉江以南,河南省安阳河、山东省马颊河以北的39个市县及重要的工矿地区,是华北粮棉基地的主要部分;保护农业耕地面积2732万亩,人口1416万人,对京广、京沪、京九等铁路及京福、京珠等高速公路的安全起着重要的屏障作用。

1966年春天,周总理慰问邢台地震灾区后,担心地震危及岳城水库,便不顾疲劳,风尘仆仆来到岳城水库。听完建库汇报,周总理马上乘车去工地察看大坝,当他得知,如果用建筑大坝的土垒成一米高一米宽的土墙可绕地球三周时,高兴地伸出大拇指说:“真不了起,你们建造的是亚洲第一大土坝!”

周总理兴致勃勃地站在大坝上,他对站在身旁的当时的水库党委书记梁晓东说:“战国时期,西门豹治邺就是治这条漳河,但他只能疏浚修几条渠道。你们造了这么一座大水库,根除水患,造福于民,你们比西门豹强得多!”

牢不可摧的“防火墙”

岳城水库弹指诞生50年了,在无数个不平凡的岁月里,它的工程建设与管理取得了巨大成绩,水利工程发挥了巨大作用,取得了显著的效益:1982年、1996年漳河流域突降特大暴雨,岳城水库都充分发挥了削峰作用,有力地支持了下游的防洪防涝工作。还先后调蓄了1982年8月、1996年8月、1998年8月三次较大洪水,其中,仅1998年8月直接减灾经济效益就达到100亿元。

50年来,水库在工农业供水和生态补水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有力支援了地方工农业建设,保证了邯郸、安阳两市的饮用水安全,改善了水库下游的生态环境。

50年来,一代一代水库人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时刻保护着水库的安全,运用科学手段完善管理机制,使水库发挥了更大的积极作用。库区常年水质保持在二级以上,先后承担了向白洋淀、衡水湖等重点跨区调水补水任务,这座古老的国家大型水库越来越焕发着无限新的生机。

美不胜收的“人间天湖”

当站在坝顶上眺望的那一刻,你会发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向西, 眼前豁然开朗,雄伟的岳城水库大坝横卧在挺立的太行青山之间,一片碧绿的水面接着蓝天。向东,俯瞰美丽富饶的村落田畴入视野,其间遍布的曹魏大小“七十二冢”清晰可辨;俯看坝下泄洪道的“银河”瀑布如今缓缓而行,就像一头被驯服的猛兽。

我们不光可以“远观”,还可以“近玩焉”。 平阔的坝顶大道向远方延伸,小心翼翼沿水泥阶梯路踏下去,我们便可以到达库区安全开放水域,清爽的风儿夹杂着潮湿的水汽立刻扑面而来,波光粼粼的湖面,轻烟浩淼,若不是微微的水声和偶尔传来的鸟啼,你怎么会感觉不像是在一幅画中呢?节假日,约上三五知心好友穿上救生衣,大胆地去踏上快艇冲浪,银色的浪花快速向身后飞溅开去,那一刻,你仿佛感觉自己是骑上白鲸腾云破雾于九霄之上!那一刻,渺小的我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么,大声呐喊吧,用最原始的声音表达我们最激动的心情。

春来湖水绿如蓝,云蒸雾蔚山如黛;盛夏到,游艇如织,鱼鸥翔集,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一天堂;深秋西北风骤吹,湖面滔涌巨浪,直扑而来,卷起千堆白雪,撒下万朵银花;冬天更是别有一番景致,白雪覆盖着巨人大坝,万里湛蓝碧涛静如处子一般。

天然人工的岳城水库,终成磁县人永久的骄傲。是磁县劳动人民的辛勤汗水,汇聚了这座美不胜收的人间天湖。

一位名家为岳城水库题写了一幅绝佳楹联:携酒人来,观长堤镇水,万倾波涛云淡,渔唱鸥飞,帆白水碧龙舟,千秋漳水尽淘心头名利。凭栏诗涌,看大坝锁波,三面山色烟轻,风吟鹭起,草绿尘红花树,四季湖山喜收眼底画图。(王永春)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董源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