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磁县新闻>>磁县精神文明>>

田爱芹:五十年如一日孝老爱亲,感动乡邻

2019-10-11 16:43:15 来源:磁力磁县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金秋时节的山乡,微风习习。温暖的阳光洒在农家小院里,晒得人身上暖烘烘的。

在磁县都党乡辛庄村的一处简陋的老宅里,满园的瓜果蔬菜格外诱人,红红的大枣、柿子高高的挂在树梢。墙边的架子上结满南瓜,地上整齐的菜畦中栽种着白菜、大葱、萝卜、豆角、辣椒等各种蔬菜。

田爱芹为小叔田玉贵理发

在正屋门前,1958年入党,至今已有60年党龄的95岁老党员田玉贵,靠坐在一把老式靠椅上惬意的晒着太阳。70岁的侄女田爱芹拿着一个家用的理发电推剪在给老人理发,嘴里大声的跟老人说着“家长里短”,年老耳背的田玉贵不时的“嗯嗯”两声,微眯着双眼享受着这惬意的时光。

父辈的苦难,让她从小就懂得生活的不易

田爱芹出生在一个矿工家庭,父亲兄弟三人,田玉贵年龄最小,是田爱芹的小叔。因家境所迫,田爱芹的父亲12岁时就到资本家开办的小煤窑去下井挖煤。后来,田爱芹的二叔和小叔田玉贵先后到小煤窑干活,挣取微薄的报酬补贴家用。恶劣的工作环境最终夺去了二叔年轻的生命,小叔田玉贵的右手中指也因矿难被截肢。

新中国成立后,田爱芹的父亲到峰峰矿区成为一名煤矿工人,一家五口住在附近的一间民房里。小叔田玉贵则终身未婚,留在家乡和田爱芹的奶奶一起生活。父辈经历的苦难,让田爱芹从小就深知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这也培养了她坚强乐观、勤劳善良的良好品格。

留在家乡的田玉贵踏实肯干,工作任劳任怨,他先后参加过岳城水库建设大会战、大炼钢铁等,在大炼钢铁期间为保证完成任务,连续十几天不回家,被组织推荐,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生产队时期,还被选为生产队队长,一直到1981年生产队解散。每当提起当年的场景,老人总是激动不已:“当初大炼钢铁的时候,真是人山人海,大伙都积极参与,人们的热情空前高涨……”

1969年,田爱芹响应国家号召,参加上山下乡运动,考虑到家乡的奶奶日渐老迈,小叔工作繁忙,她主动要求插队到家乡都党乡辛庄村,与奶奶和小叔住在一起,方便平时照顾。很快她就发现,在别人眼里是劳动模范的小叔田玉贵,在家里竟然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原来田玉贵根本不会做饭洗衣,平时这些事儿都是70多岁的奶奶在家里张罗。从那时起,除了每天上工,田爱芹主动承担起做饭洗衣、收拾房间等家务,也正是从那时起,田爱芹开始了照顾小叔一日三餐、生活起居的职责。

在她心里,照顾好小叔是她必须承担的责任

1970年,经人介绍田爱芹认识了与奶奶家相邻的小伙儿柳新金。柳新金弟兄二人,父母去世的早,自己在当地一家煤矿上班。勤劳善良的柳新金让田爱芹很是满意,两人很快结婚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结婚后,柳新金、田爱芹先后生育了三个子女。有了孩子,田爱芹的生活也忙碌了许多,可是不管再忙,她都会经常去奶奶家帮忙。再后来奶奶去世,田爱芹除了照顾自己的家庭,每天还要照顾小叔的生活,田玉贵心疼侄女就每天到侄女家去吃饭,吃完了再回自己家。除了一日三餐,一有时间田爱芹就带着孩子去帮小叔做家务,收拾屋子。虽然生活条件简陋,但两个家都被田爱芹收拾的干净整齐,领居们都夸她“勤劳能干”!

1979年,按照知青下乡相关政策田爱芹被安排到当时的磁县制锹厂上班。从农村回到城里,这让许多人对田爱芹羡慕不已。可是田爱芹心里想的却是:“小叔年纪大了,我们进城了,小叔以后怎么办”?她和丈夫商量以后,决定调回都党当地的跃峰焦厂上班。从那以后,田爱芹更忙碌了。她每天很早就要起床收拾做饭、中午下班就急忙赶回家做饭,吃罢饭就要急忙赶回厂里上班……即使再忙,她也没有耽误过小叔的一日三餐。心疼爱人的柳新金也主动承担起更多的家务,帮助照顾小叔田玉贵,夫妻俩虽然忙碌,但是从来没有拌过嘴,生活过的美满幸福。

1981年,田爱芹家建了新房,从“坡上”搬到了“坡下”,离小叔家的路程也由原来的不到两分钟延长到十分钟。那一年,村里的生产队解散,田玉贵不再担任村里的职务,回家务农。忙碌了半辈子的老人哪里闲的住?没事的时候就经常到地里转转,谁家有事儿他都会去帮忙。知道侄女上班忙,他就每天自己步行到侄女家吃饭,还帮忙照顾下孙子孙女,孩子们也都很喜欢自家这位叔爷,经常帮着父母照顾老人,有了好吃的东西也都会先拿给老人吃,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

面对突如其来的不幸,她用柔弱的双肩担起生活的重担

田爱芹的精心照顾,加上多年辛勤劳作打下的基础,田玉贵老人身体一直很健康,从来没有得过什么大病。因此,十五年前老人的一次不慎滑倒,着实把田爱芹吓得够呛。

那一年,田爱芹的弟弟接老人到位于彭城的家里居住,可是田玉贵根本住不惯,趁着家人不注意自己坐车偷偷跑回了村里,刚到村口就摔了一跤,躺在地上起不来。得到消息的田爱芹赶紧找人把老人送到了医院,经过检查,医生确诊老人伤的不重,等医生离开后,田爱芹突然感觉一阵眩晕,后背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在此后的十多天里,夫妻俩轮流看护,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边照顾小叔田玉贵,直到老人能够下床自由活动了,田爱芹的心才放了下来。

如果说,田玉贵的摔倒是一次不大不小的考验,那么2007年,丈夫的突然病倒就像一场灾难降临在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那年冬天,侄子因为中煤气被送往医院抢救,丈夫柳新金在医院忙到半夜,回到家中就躺下睡了。可是到了后半夜,田爱芹却发现丈夫情况不对,怎么都叫不醒。她急忙叫醒儿子儿媳连夜把丈夫送到医院,经过诊断,确诊为脑梗,全家人一下慌了神。

这时,只听田爱芹大声说到:“都别慌,听我安排!”随后,她对全家人进行分工。儿媳妇在家负责照顾小叔田玉贵的饮食生活,她和儿子女儿轮流在医院照顾。同时她叮嘱孩子们,先不要把病情告诉小叔田玉贵,以免老人情绪激动。

在丈夫住院期间,田爱芹时刻守在他身边,换药、擦洗、按摩,她都亲自动手。闲暇时就握着丈夫的手,和昏迷中的丈夫说话。终于在昏迷了8天之后,柳新金苏醒了过来,看到丈夫慢慢睁开的双眼,田爱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接下来岁月里,田爱芹耐心细致的照顾着病中的丈夫,穿衣吃饭、大小便、洗澡按摩。天气好时,她就会用轮椅推着丈夫出去转转、晒晒太阳,看看外面的风景。有时候,丈夫心情不好发脾气,她总是像哄孩子一样,笑着哄他,直到丈夫心情好转。在田爱芹的细心照料下,柳新金已经能够自己行走、吃饭穿衣、读书看报……

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四年前,儿子的突然去世,像一把大锤重重击打在她的心上,让田爱芹痛不欲生。在悲伤之余,她想到了已经90多岁高龄的小叔田玉贵、想到了行动不便的丈夫柳新金、想到了在外打工还未成亲的孙子和在上小学未成年的孙女,她擦干眼泪告诉自己:“我不能倒下,这个家还需要我,我还有许多事儿要做……”

田爱芹将悲伤深埋在心里,和儿媳妇一起挑起生活的重担。在外人面前,她总是表现得十分乐观,有时候小叔会问她:孩子去哪了?她总是笑着告诉老人,孩子出去打工了。然后转过身偷偷擦掉眼角的泪水。坚强的性格,让田爱芹成为这个家庭的主心骨。

让小叔晚年幸福,是每个家庭成员共同的祝愿

近几年随着年龄增长,田玉贵的身体大不如前,行动也不方便。田爱芹就想让小叔搬到自己家去住,可是老人不愿意离开老屋,田爱芹就一日三趟的给老人送饭,每次光来回走路就要二十分钟,冬天怕饭在路上变凉,她专门买了个保温饭盒。最让田爱芹紧张的是老人的身体,一有个头疼脑热,田爱芹就急急忙忙去找医生,看病拿药、喂饭喂药……为了照顾生病的老人,她在老人房里给自己搭了个床,方便照顾!

为了让老人住的舒心,她总是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夏天为了防蚊虫,她在屋里挂了两层纱窗门帘,窗户上都安装了纱窗,屋子里总是点着无味的熏香。院子里种着各种瓜果蔬菜,让老人总能吃到新鲜的。冬天为了让老人取暖,她购买了新型的采暖炉,让屋子里即暖和又不用担心中煤气。 

2016年7.19洪灾发生时,由于田爱芹家紧邻泄洪道,导致房基被冲毁一大块,她顾不得自家的房子,绕山路冒雨跑到小叔居住的老屋查看情况,看到老屋和小叔都安然无恙后才放下心来。老人直埋怨她:“下这么大雨,你来回跑啥,摔着了怎么办?” 

随着年纪增长,田玉贵的口味儿也变得清单,田爱芹就依着老人的口味,单独再给他做。逢年过节她都要变着花样给老人做好吃的。尤其是大年初一,她都会早早起来,把饺子包好,然后拿着生饺子到老人家煮给老人吃。等老人吃完饺子换上过年的新衣服以后,她才回到家里准备过年。 

为了让老人高兴,每年老人过生日的时候,田玉芹的弟弟、妹妹都会带着家人回到村里,和老人一起过生日,切生日蛋糕、唱生日歌!受到长辈们的影响,田家的儿孙们也都十分尊敬和照顾田玉贵老人,每次回村都会特意给老人带些好吃的和新衣服等。

老人埋怨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有饭吃、有衣服穿就行了,还花这钱干啥?”可大家都会拉着老人的手大声说:“您老就是咱家的老福星,我们一定要让你健健康康的享福呢!”

50年来,田爱芹像照顾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小叔田玉贵的饮食起居,在十里八乡传为美谈,成为乡亲们口中敬老爱亲的典范!

乡亲们都说:“爱芹做得比亲闺女都要好!”田爱芹却说:“能让小叔幸福的安度晚年,这既是我的责任更是我的福气!”

来源:磁力磁县
责任编辑:董源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